网站首页 动迁案例动迁款分割 列表
杨浦法院:他处享受过福利分房,不具有同住人资格
编辑时间:2019-02-20 10:34 作者:yanmon 浏览量:0

■专业律师四专标准:专业;专注;专长;专心

■十年诉讼律师,法律策划是法律服务的高级阶段!

■上海动迁法网(dongqianfa.com);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头条号:旧改征收律师

杨浦法院:他处享受过福利分房,不具有同住人资格


【基本案情】

孙MX、顾YH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发回重审或改判由孙MX、顾YH享有本市杨浦区扬州路XXX弄XXX号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的相应份额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68万元,并以该68万元认购佘山北49A-05A地块X栋X单元702室房屋(以下简称“佘山北702室房屋”),房屋差价由孙MX、顾YH支付。

事实和理由:孙MX、顾YH是被征收的系争房屋的共同居住人。

1、根据2011年《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细则》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人均建筑面积不足22平方米被视作“居住困难”。

1990年孙MX与父母孙ZY、黄YD增配本市玉田新村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玉田新村房屋”),建筑面积47.10平方米,平均人均未超过建筑面积22平方米的困难线,故孙MX理应在此次动迁中得到安置。

一审就玉田新村房屋面积计算方式也存在失误,根据当时住房建设债券的计算方法,该房屋的使用面积应为15.6平方米(房屋面积)+4.9平方米(客厅面积的一半),总计20.5平方米,而非一审判决所示25.4平方米。

2、作为2012年5月在系争房屋内报出生的顾YH,因系争房屋无浴室、无抽水马桶等,环境条件不适宜新生儿居住,因此,顾YH理应满足“共同居住人”认定标准中“特殊情况除外”的条件。

3、孙ZY家庭获得单位增配的玉田新村房屋,是在原单位领导来家探病时发现孙ZY仍在“打地铺”睡觉,一家人居住在11平方米房屋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这一决定的基础是保留了系争房屋前楼的使用权。

事实上,在90年之后相当长时间内,为更好照顾已故的孙DC、叶GF,孙ZY家庭都是在系争房屋前楼及玉田新村房屋两头居住。

孙ZY等人对系争房屋的前楼保留了使用权,直至征收。

被征收前几年,在孙CY的建议下,将房间出租,租金在顾YH出生后用于贴补孙MX家庭在外租房居住。

孙CY、柴CE、孙XQ、孙LM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孙MX、顾YH、孙ZY、黄YD、孙YW的诉讼请求。

事实和理由:1、一审认定孙CY与柴CE系一户安置,明显错误。

二人于2010年离婚,系争房屋征收实际发生在2015年,故孙CY、柴CE在系争房屋被征收时已完全丧失了共同生活的法律基础,不可能也没必要作为一户进行安置。

孙CY作为房屋承租人,其在分割系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时应得到优先保障,其自身享有的征收补偿利益足以支持其一人独自购买眉州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以下简称“眉州路房屋”)。

2、一审判决孙MX、顾YH、孙ZY、黄YD、孙YW享有三套安置房的订购权利,忽略了孙CY与柴CE作为两户的客观情况和实际需求,有失公平。

孙MX、顾YH、孙ZY、黄YD、孙YW并非系争房屋共同居住人,顾YH从未在系争房屋中居住过,根据孙MX等五人的人员结构,至多可以按照孙ZY、黄YD、孙MX、顾YH为一户,孙YW为一户进行安置。

被上诉人孙ZY、黄YD辩称:支持孙MX一方的上诉意见。

孙ZY、黄YD在系争房屋内有单独的煤气表,是系争房屋的同住人。

孙CY一方在外有商品房,也无在系争房屋居住的必要。

动迁时,家庭内部曾有口头协议约定孙ZY夫妇及孙MX、顾YH购买一套市区的产权调换房。

动迁公司提供六套产权调换房是考虑了人口结构,即使孙CY、柴CE离了婚,也不是拿二套产权调换房的依据。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孙MX一方的上诉请求,驳回孙CY一方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孙YW辩称:支持孙MX一方的上诉意见,认同孙ZY、黄YD的答辩意见,孙CY一方的征收利益应由其自行协商解决。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孙MX一方的上诉请求,驳回孙CY一方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杨浦二征所未陈述意见。

孙MX、顾YH、孙ZY、黄YD、孙YW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分割系争房屋征收安置款3,074,265.10元,孙MX、孙ZY、黄YD、顾YH应分得征收补偿款1,366,340.05元,用于订购眉州路房屋(订房款为2,009,495.40元),孙MX、孙ZY、黄YD、顾YH自行补足差价款643,155.35元;孙YW应分得征收补偿款341,585.01元,用于订购上海市嘉定城北南X号地块X号2301室房屋(以下简称“嘉定城房屋”,订房款为877,679.55元),孙YW自行补足差价款536,094.54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系争房屋原系孙DC承租。

孙ZY与孙YW系孙DC与叶GF的子女。

孙CY、孙LM系孙DC与叶ZG的子女。

孙DC于1996年10月30日报死亡,叶GF于2000年1月23日报死亡,叶ZG于2001年12月7日报死亡。

孙ZY与黄YD系夫妻,孙MX系两人的女儿,顾YH系孙MX的儿子。

孙CY与柴CE系夫妻,孙XQ系两人的儿子。

孙DC死亡后,系争房屋承租人先变更为孙MX,后再变更为孙CY。

孙MX、孙ZY、黄YD、顾YH、孙YW、孙CY、柴CE、孙XQ、孙LM的户籍均在系争房屋内。

孙ZY家庭原居住系争房屋二层前楼,1990年搬至玉田新村房屋居住。

孙YW结婚后搬离系争房屋。

孙CY家庭原居住三层阁,2000年搬出系争房屋。

孙LM从外地返沪后,因系争房屋内无空余房间,长期居住附近94号姑妈家。

征收前,孙ZY家庭、孙CY家庭原居住部位分别由两家出租。

2015年10月29日,孙CY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认定被征收房屋座落于扬州路XXX弄XXX号,房屋性质公房,公房租赁凭证记载居住面积50.40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77.63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底层前客23.10平方米、二层前楼18.02平方米、底层天井搭建8.78平方米、三层阁21.72平方米、二层阁(H=1.51)6.01平方米,未认定建筑面积2.30平方米,居住部分房地产市场评估单价为底层前客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8,600元、二层前楼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9,172元、底层天井搭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8,600元、三层阁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7,599元、二层阁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6,884元,房屋征收范围内被拆除房屋评估均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28,282元,被征收房屋评估单价低于评估均价的,按照评估均价计算被征收房屋评估价格。

房屋征收价格补贴系数0.30,套型面积补贴为建筑面积15平方米,计算居住困难货币补贴的折算单价为每平方米建筑面积11,150元。

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为2,860,255.34元(包括评估价格2,221,707.30元×80%、套型面积补贴424,230元、价格补贴658,659.50元)。

被征收人不符合居住困难户条件。

装潢补偿款为49,683.20元。

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用包括搬家补助费931.56元、设备移装费4,580元、签约搬迁奖励费88,815元、基地奖60,000元、无不予认定建筑面积奖10,000元,上述各项费用共计3,074,265.10元。

被征收人选购六套安置房屋,1、眉州路房屋(订房面积68.42平方米,补贴后总价2,009,495.40元,订购人孙CY);2、嘉定城房屋(订房面积74.92平方米,补贴后总价877,679.55元,订购人孙CY);3、鲁汇基地06-01地块15栋西单元101室(订房面积68.03平方米,补贴后总价609,548.80元,订购人孙LM);4、鲁汇基地06-01地块15栋西单元102室(订房面积69.24平方米,补贴后总价620,390.40元,订购人柴CE);5、佘山北49A-05A地块9栋2C单元701室(以下简称“佘山北701室房屋”,订房面积81.16平方米,补贴后总价705,939.30元,订购人孙XQ);6、佘山北702室房屋(订房面积81.16平方米,补贴后总价705,939.30元,订购人孙CY),安置房屋总价5,528,992.75元。

被征收人需支付购房差价款2,454,727元。

孙CY确认差价款尚未支付。

对于征收单位认定的“未认定建筑面积2.30平方米”,孙MX、孙ZY、黄YD、顾YH、孙YW确认未在系争房屋内进行搭建,孙CY主张系其搭建。

2017年2月,孙CY向征收单位出具承诺书,承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安排好系争房屋共住人及户口所在人;如有家庭矛盾由孙CY负责解决,与基地订房组无关。

六套安置房屋均已办理登记,大桥街道109街坊1/3丘668弄10号1202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地产馨远置业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68.42平方米;嘉定区慈竹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中星城北房地产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74.77平方米;浦江镇513街坊5/1丘16弄X号101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益恒置业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71.59平方米;浦江镇513街坊5/1丘16弄X号102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益恒置业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72.54平方米;松江区佘山镇18街坊160/12丘400弄X号701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浩江房产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80.49平方米;松江区佘山镇18街坊160/12丘400弄X号702室房屋现登记在上海浩江房产有限公司名下,建筑面积80.49平方米。

一审法院另查明,1990年,孙ZY、黄YD、孙MX从系争房屋处增配玉田新村房屋,居住面积25.4平方米。

1994年,孙ZY购买玉田新村房屋产权,该房屋建筑面积47.10平方米。

1995年,案外人孙某某(系孙ZY、黄YD的女儿)从玉田新村房屋增配茂名南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面积16.1平方米。

2000年,孙ZY、黄YD、孙MX、孙某某共同购买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XXX弄XXX号XXX室商品房,该房屋建筑面积104.31平方米。

2007年,孙ZY出售玉田新村房屋。

1983年,孙YW家庭原居住平凉路房屋套配鞍山八村XXX号XXX室房屋。

1990年,鞍山八村房屋套配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面积19.80平方米,孙YW部分出资。

1995年,孙YW单位将国年路房屋套配政立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居住面积33.3平方米,配房人员包括孙YW、钱自刚、钱铮,孙YW家庭部分出资。

2000年,孙YW、钱自刚、钱铮购买政立路房屋产权,建筑面积63.37平方米。

1996年,徐家宅XXX号私房动迁,安置柴CE、孙CY、孙XQ、叶ZG上浦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面积29.6平方米。

2004年,柴CE购买上浦路房屋产权,建筑面积66.71平方米。

2004年底,柴CE出售上浦路房屋。

2004年,孙CY、柴CE、孙XQ购买盛苑路XXX弄XXX号XXX室商品房,建筑面积96.55平方米。

2010年5月17日,孙CY与柴CE离婚,约定盛苑路房屋归柴CE、孙XQ所有。

一审审理中,孙CY、柴CE、孙XQ、孙LM明确四人的份额由其自行分配,不要求在本案中处理。

一审审理中,杨浦二征所明确,因系争房屋面积较大,该户也未提出申请,该户未做居住困难户认定。

该户内有九个户口,人员结构复杂,根据该户户籍人员结构允许该户选择六套房源。

房源套数根据自然家庭户数计算,孙CY、柴CE算一个家庭,征收单位摘抄时没有两人的离婚信息;孙LM算一个家庭;孙XQ算一个家庭;孙YW算一个家庭;因顾YH未成年,孙MX、顾YH算一个家庭;孙ZY、黄YD算一个家庭,一共六户。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系争房屋为公有住房。

根据相关规定,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

孙ZY、黄YD、孙MX、顾YH、孙YW的户籍虽在系争房屋内,但顾YH从未居住系争房屋,并非系争房屋同住人。

孙ZY、黄YD、孙MX他处享受过福利分房,分房后搬出系争房屋,不具备同住人资格。

孙YW结婚后搬离系争房屋,他处享受过福利分房,不具有同住人资格。

故孙MX、孙ZY、黄YD、顾YH、孙YW均不应分得征收补偿款。

但征收人考虑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总额较多,内有九个户口,人员结构复杂,按自然家庭数量确定该户可订购六套房源,其中孙ZY、黄YD为一个自然家庭,孙MX、顾YH为一个自然家庭,孙YW为一个自然家庭。

考虑户籍因素对订购房屋套数的影响以及系争房屋的来源、居住使用情况、承租人变更情况、户籍人员的身份关系等因素,一审法院认为应保障征收人给予孙ZY、黄YD、孙MX、顾YH、孙YW订购房屋的权利,故孙ZY、黄YD、孙MX、顾YH、孙YW可订购三套产权调换房屋,但无权动用征收补偿款购买该房屋,应自行支付产权调换房屋订房款。

鉴于承租人孙CY坚持要求订购眉州路房屋,法院依法确认由孙ZY、黄YD订购佘山北701室房屋,由孙MX、顾YH订购佘山北702室房屋,孙YW订购嘉定城房屋。

至于孙CY、柴CE辩称两人已离婚,应分得两套房屋。

征收人明确安置房屋时未摘录两人离婚信息,未将两人作为两户考虑,且孙CY方选购眉州路房屋总价较高,故对孙CY、柴CE该项抗辩理由不予采信。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

一、佘山北49A-05A地块X栋X单元701室房屋(订房款为705,939.30元)由孙ZY、黄YD订购,孙ZY、黄YD应自行承担订房款705,939.30元;二、佘山北49A-05A地块X栋X单元702室房屋(订房款为705,939.30元)由孙MX、顾YH订购,孙MX、顾YH应自行承担订房款705,939.30元;三、嘉定城北南4号地块X号2301室房屋由孙YW订购(订房款为877,679.55元),孙YW应自行承担订房款877,679.55元。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如下,一、孙MX、顾YH、孙ZY、黄YD及孙YW是否符合系争房屋同住人条件;二、孙CY、柴CE可否分得两套产权调换房。

关于争议焦点一。

根据《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的规定,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

孙MX、孙ZY、黄YD虽然在系争房屋内有本市常住户口,但其已较长时间未在系争房屋实际居住,且其已在本市享有过福利分房,住房并不困难,依法孙MX、孙ZY、黄YD不应视为系争房屋的同住人。

顾YH虽报出生于系争房屋,但是作为未成年人,其居住问题应由其监护人解决,且顾YH出生后从未在系争房屋内居住过,故顾YH亦不符合共同居住人的认定条件。

孙YW户籍虽在系争房屋内,但其在他处已享受过福利分房,故孙YW亦不符合同住人身份。

考虑到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系根据房屋面积及按户发放,与该户在册户籍人口数无关,故孙MX、孙ZY、黄YD、顾YH以及孙YW均不享有征收补偿款。

根据现有证据,征收单位在确定产权调换房屋套数、面积时,考虑了这五人作为户口在册人员的因素,并将孙ZY、黄YD计为一个自然家庭,孙MX、顾YH计为一个自然家庭,孙YW计为一个自然家庭,故一审判决在支付相应对价条件下确认由孙MX、顾YH取得佘山北702室房屋,由孙ZY、黄YD取得佘山北701室房屋,由孙YW取得嘉定城房屋,应属合法有据,本院认同。

关于争议焦点二。

根据杨浦二征所在审理中的陈述可知,征收单位在安置房屋时未摘录孙CY、柴CE的离婚信息,未将两人作为两户考虑,且孙CY选购的眉州路房屋总价高达200余万元,故对孙CY、柴CE要求取得两套产权调换房的意见,本院难以支持。

一审判决后,孙ZY、黄YD、孙YW均未提出上诉,应视为已接受和服从判决。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

上诉人孙MX、顾YH、上诉人孙CY、柴CE、孙XQ、孙LM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分析】

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上海动迁法网首席顾问雷敬祺律师认为:

1、户籍虽在系争房屋内,但从未居住系争房屋或他处享受过福利分房,不具有同住人资格,无权主张分割动迁补偿款。

2、未成年人的居住问题,由监护人解决,监护人如果是同住人的,可以主张多分。

3、不符合同住人身份,但征收部门考虑其户籍因素的,仍然可以主张分得相应房屋安置或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