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动迁研究企业动迁 列表
拆迁方案疑“变脸” 被拆企业苦难言
编辑时间:2014-11-16 21:38 作者:admin 浏览量:0

拆迁方案疑“变脸” 被拆企业苦难言

——政府称对方“狮子大开口”求偿过高

作者:魏巍来源:法制文萃报

 

  “京福高铁”安徽省合肥市至福建省福州段(合福高铁)高铁正在紧张有序地建设,不料,线路经过安徽省巢湖市地段时却遇到了不小的烦恼——需征用安徽紫微集团巢湖市华巢食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巢公司)的厂区用地,但巢湖市政府铁路建设办公协调组与该企业就占地补偿数额无法达成一致,工程进度受阻。至于原因,是如政府所言的企业方“狮子大开口”,还是如企业所言的“政府不考虑企业的实际损失”呢?《法制文萃报》记者前往巢湖市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企业诉苦 巨额损失无处求偿

  向《法制文萃报》投诉的人是华巢公司总经理徐军。这位个子不高却精气神十足的“70后”民营企业主接受采访时,苦笑着对记者说:“已经那么久了,愁也没用,只能尽量争取把损失减少一些。”言辞间流露出求偿不得的无奈,他的无奈因“合福高铁”建设方案调整而起。

  徐军介绍,五年前,巢湖市为了居巢区的畜牧业发展,准备在当地建一个大型屠宰加工厂,在多次招商引资失败后,政府方面希望徐军的企业能担此重任。经过再三考虑,徐军决定在居巢区夏阁工业园投资2000余万元,兴建占地60亩的屠宰加工基地——巢湖市华巢食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家禽屠宰加工、冷冻冷藏和销售以及蔬菜水果的冷冻业务。华巢公司成立之初制定了完备的发展规划:公司采用“公司+农户”的生产模式,通过订单合作。公司与养殖户签订养殖合同,发放合同约定的肉禽仔苗让农户在家养殖,再以合同保护价回购养殖户的产品,并将加工、销售环节的利润按比例分给养殖户。这样不仅解决饲养量和养殖户的产品销售问题,同时还降低了养殖户的饲养风险,在提高农民收入的同时,还解决了部分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另外,华巢公司通过修建冷库,亦可以解决当地农民因蔬菜、水果收获季节大量上市而销售价格偏低所带来的销售困境。徐军说:“此举措,得到了当时巢湖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并作为重点招商项目加以扶持。”

  2009年年初,华巢公司以安徽紫微工贸集团公司(徐军任该公司董事长)为主体开始在巢湖市周边签订养殖合同(因集团公司在巢湖地区已具有较大影响力),并迅速占领周边市场。徐军说:“这期间,一切都在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公司领导及员工们干劲十足,加班加点奋战在厂区,力争早日将厂区建成投产。”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征收土地的情况,这项投资无论对华巢公司还是当地政府以及人民群众来说,都是共同受益的好事。华巢公司更是积极投建厂房设备,准备大干一场。

  转眼间就到了2010年6月,工厂一期厂房已经建好,正准备安装已购回来的设备时,徐军被告知,根据国家发改委文件的规定,将批复建设北京至福州高铁,据规划效果图显示,高铁途经巢湖市华巢公司厂区。这就意味着华巢公司需要为高铁建设让地。

  “高铁对环境的影响主要表现为噪音、振动、电磁辐射等,对员工身体健康、企业安全生产和设备正常运转都有不利影响。”徐军担忧地说:“考虑到上述因素,铁办相关人员与我公司商谈后决定华巢公司整体拆迁,同时要求我公司停止所有建设和生产。”

  至此,一切还显得很和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停建停产一年多后,占地拆迁以及补偿事宜没有了下文。徐军坐不住了,他开始找相关部门询问拆迁事宜,并向巢湖市政府及安徽省京福铁办发函,催促铁办给予此事以明确的答复。然而,得到的答复让徐军很是意外,巢湖市铁办表示,华巢公司仅需要部分拆迁。

  徐军给记者出示了一份“合福铁路安徽段个案补偿协议”。协议第四项补偿金额及付款方式为“依据皖中信估字[2011]0992号评估报告,在甲乙双方商谈基础上,确定整体搬迁,补偿费用总计2308万元……”盖章页除华巢公司的公司章外,鉴证方盖有夏阁镇人民政府公章,而甲方和另外两个鉴证方及时间处均为空白。对此徐军解释说:“我们和夏阁政府盖章后,协议就被全部拿走了,等铁办等其他部门盖完章后再给我们,所以我手里只有当时公司和夏阁镇政府盖过章的协议的复印件。”

  徐军认为,整体拆迁的协议已经签订,自己为整体拆迁做出的准备和由此造成的损失亦覆水难收,现在巢湖铁办说变就变,由当初的整体搬迁变成部分拆迁,产生的损失巢湖铁办应当负有责任。面对杂草丛生的厂区,徐军说:“如果不说整体拆迁,公司怎么会让这么大的场地荒芜!华巢公司完全有理由对停产停建所产生的损失提出补偿要求。”

  停建停产所造成的损失有多少?徐军计算的结果是约1200多万元。徐军说:“撇开停工停建不谈,巢湖铁办至少应该积极与企业商谈拆迁补偿事宜,但相关领导无一人到公司已建成的厂房实地视察,我们希望巢湖铁办尽快与企业商谈拆迁补偿事宜,对企业的损失有所补偿,这也是为了保证高铁建设的顺利进行。”

  政府回复 规范操作依法补偿

  为了全面了解情况,记者采访了巢湖铁办(全称为巢湖市铁路建设协调领导组办公室)薛主任。薛主任介绍,京福高铁是国家重点项目工程,安徽省因此项目注册有投资集团公司,由该公司代表省政府一方出资。所以,赔偿给企业的钱并不是巢湖市出。薛主任还表示,巢湖市铁办一直依法依规、规范操作,为高铁建设服务,为当地企业的利益着想。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华巢公司这样的特殊情况?薛主任认为,主要是对方要求的补偿数额过高造成的。据介绍,“合福高铁”修建要经过巢湖市四个镇,铁路红线内拟征收土地1108亩,其中集体土地1072亩、国有土地36亩;红线内拟拆迁房屋148户,建筑面积25816平方米。自开工以来,巢湖市铁办与施工单位和张镇政府配合,征地、拆迁和个案补偿等工作稳步进行。除巢湖公司所在的夏阁镇,其他三个镇的地方工作在稍早前已经完成。夏阁镇境内涉及45户农民住房已基本拆除,15家企业单位个案问题已有13家达成协议,目前仅剩华巢公司和另一家企业未能达成协议。

  关于华巢公司一方对政府铁办领导不视察厂区的意见,巢湖铁办称:“为了加快推进‘合福高铁’巢湖段项目建设,省投资集团京福公司安徽公司、巢湖市政府分管负责人、市铁办、夏阁镇政府负责人分别于2012年4月10日、5月16日和10月18日,多次赶赴现场察看和组织专题协调会与华巢公司商谈拆迁补偿工作,但均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薛主任表示,对于华巢公司这类个案企业拆迁,需经过认定、评估、签订协议等项程序,才能最终进行补偿。即由企业填报《京福客专安徽公司个案调查申报表》,经市铁办、监理、施工等单位调查核实后报京福铁路客运专线安徽有限责任公司批准,再由京福公司认定的评估机构对企业进行评估,编制评估报告,最后由京福公司、监理、施工、铁办和地方政府与企业商谈,达成共识,签订协议,方可生效。华巢公司声称已签订的相关拆迁补偿协议,是夏阁镇对该公司所提拆迁要求所作的鉴证,而京福公司和巢湖市铁办以另两家鉴证单位和施工方均未签章确认,评估公司也未出具整体拆迁的评估报告,因此,华巢公司所提供的拆迁协议应属无效协议。

  1月8日,巢湖市铁路建设协调领导组又发函到《法制文萃报》称,通过沟通,华巢公司对部分拆迁进行签字认可,但因该公司有氨气罐,出于对防火的考虑,过去有整体搬迁想法。后来,对照安徽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国土资源厅(2011)682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建设设计防范(GPJ16-87)的相关规定,华巢公司氨气罐与高铁铁路之间符合国标安全规定距离,所以,对华巢公司只适用部分拆迁,巢湖市政府已经就华巢公司拆迁问题又召开了一次协调会,但未能与华巢公司达成一致意见。

  实地考察 土地“正在”被政府收回

  冬季的巢湖,让记者感受到了什么是烟雨蒙蒙,雨雾中的远山近景,确有几分诗意,然而记者却无暇欣赏。横亘在华巢公司与巢湖铁办之间的高铁究竟是怎样的一道“天堑”,让企业与政府一直达不成协议?

  记者冒雨来到了坐落于夏阁镇的华巢公司,站在公路边,透过电动伸缩门栅栏往里看,只见华巢公司院内一片荒芜的景象,与气派的大门和墙垛上圆形的墙灯形成鲜明的对比。公司外悬挂的“请求依法拆迁,赔我合理损失”的横幅格外扎眼。

  走进华巢公司院内,一条宽阔的道路直通厂房,路两旁则是参差不齐的各类杂草。被拆下来的各类保温板、形状各异锈迹斑斑的铁件、破旧的混凝土搅拌设备等不断映入眼帘。站在工厂院中向西望去,是列队成排向这边走来的高铁高架桥桥墩,逼近华巢公司后,桥墩似乎玩了个“撑竿跳”,在空中越过了华巢公司,双脚落在了华巢公司的东边。

  厂区南侧是几个颇具规模的速冻库,据华巢公司总经理徐军介绍,速冻库分为普通速冻库和超低温速冻库,超低温速冻库的制冷温度可以达到零下40度,再往里走是近五千平方米畜禽屠宰加工车间,还有约600平方米的设备车间,约800平方米的保鲜库……车间面积总计约有8000平方米。

  走出厂房,记者准备离开时,徐军指着巢湖公司东侧的栅栏说:“那就是前几天政府派人来强拆推倒的。”记者注意到,东侧栅栏确实有一段倒在地上,铁艺栅栏已完全变形,墙垛上的墙灯也因破碎散落一地。

  在记者回京后,又收到一封巢湖市委宣传部发来的电子邮件,内容大致是:夏阁镇工业集中区占地总面积52.7亩,全部属于国有建设用地,其中24.296亩出让给华巢公司。国家重点工程京福铁路客支专线需占用该公司北侧的部分土地,根据工程建设需要,巢湖市国土资源局经巢湖市政府批准同意,“正在”依法收回巢湖市华巢公司的8.526亩国有土地使用权,目前已经发布公告,要求该公司办理注销土地登记和有关补偿事宜。

  正在依法收回的土地应该被视为还没有收回,在此情况下,企业可否被强拆?当日,记者在巢湖市市委宣传部时,记者通过宣传部工作人员就此问题向有关部门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有人说强拆了,有人说并没有强拆。对于此项疑问,截至记者发稿时止,仍未得到回复。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律师观点

  1、协议是基础本案争议焦点之一,就是双方对拆迁补偿协议(即《合福铁路安徽段个案补偿协议》)是否签署的理解问题。一方认为该协议已经签署,另一方认为协议并未签署。政府作为最具有社会公信力的机构,其部门开展工作时理应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如果政府丧失了诚信,那么全社会的诚信也无法建立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拆迁补偿协议的效力,应当考虑政府在批量操作中的做法,如果双方的代表均已达成一致意见,形成了初步的书面文件,则可以认为合同法律关系已经建立,至于盖章行为是否最后完成,则可以认为是办理手续的环节之一。

  2、协议变更导致的损失应由行为人承担合同成立后,双方可协商变更合同内容,但因为合同变更的原因,为履行合同所做的准备成为不必要的,其损失应当由提出变更合同的一方承担。本案中,因为规划变更的原因,导致华巢公司为履行拆迁协议所做的准备变得没有必要,而这种准备给华巢公司带来的损失,理应由拆迁人一方承担。

  3、应当先补偿后拆迁华巢公司的补偿问题尚未落实的情况下,未经法定程序不得强行拆迁,强制拆迁的执法权在法院,未经复议和审判程序,政府无权自行采取强制拆迁的行动,因此,如果存在未经法院判决而先行拆迁的行为,应当停止。

  记者手记:近年来,随着高速铁路一条条建成通车,空间距离被不断缩小。对于这种有利于经济发展,有利于民生的工程,无论个人、企业还是政府,都不应因一己之私而延误重点工程的建设。各方都应拿出足够的诚意,在合理、合法的框架内协商。巢湖市政府铁办作为强势的一方,更应该运用智慧去解决问题。如果任由这种对峙的局面发展下去,受损的不仅仅是企业,还有与企业合作的养殖户的利益、当地政府的利益及高铁建设遇阻的烦恼,算得上四败俱伤且无人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