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动迁研究相关文章 列表
揭露《征收条例》草案出台前后的斗争内情
编辑时间:2014-11-16 21:38 作者:admin 浏览量:0

揭露《征收条例》草案出台前后的斗争内情

昨天,2010年1月29日,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日子。在这一天,祸害中国20多年的拆迁制度终于迎来了要废止的明确信息——取代《拆迁条例》的《征收条例》,1月29日正式由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征求意见稿,开始向公众公开征求意见。

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可以在2月12日前,通过网络或信函方式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意见。然而,只要会数数,就会发现,从1月29日到2月12日,总共也只有15天。一部影响全中国绝大多数公众利益的法律,竟然公开征求意见只有15天,这明摆着就是走个过场,不想征求意见嘛。

目前,全国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40%是由拆迁引发的,而全国各地到北京的上访,40%和拆迁有关。现在全中国13多亿人口中,有20%以上的人(被拆迁人及其亲人)都经历过拆迁。这组数字,是著名维权律师王才亮先生告诉我的,他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近10年来参与了国内大量重大拆迁纠纷案件的处理,为被拆迁户向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维权,如湖南嘉禾拆迁案、南京翁彪自逢案、安徽朱正亮自逢案、辽宁张剑杀人案、成都唐副珍自逢案等。

这一系列血案,说明拆迁制度已经到了万民所指、民怨沸腾的地步了!早在成都唐副珍事事件时,我就发表评论《成都唐副珍之死能否带来拆迁条例的废除》,说《拆迁条例》是祸害中国的恶法。

其实,拆迁制度并非一开始就是恶法的。我从思想上而言,属于90后的一代,但我对于小时候的事情,也记不太清了。《拆迁条例》是1990年制订的,全称是《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我大致记得,小时候,哪里的住户听说要拆迁了,大家都是欢天喜地,盼望着快点拆迁,根本不像现在这样。这次听了王才亮律师向我一番解释,我才终于明白《拆迁条例》堕落成恶法的原因。

其实,最关键的变化,就是《拆迁条例》从一开始的“补人头”变成“补砖头”。所谓“补人头”,就是按照被拆迁家庭有几口人来补偿安置,只要符合分户条件的,就给多分一套房子。以前居住条件很差,祖孙三代挤在很小的房子里非常常见,按照这个政策,这家人房子被拆迁,就可以分到三套房子。这样一来,当然是大家都盼着自己家被拆迁啊。

但是好景不长,从1994年出台《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直到2001年国务院305号令,对《拆迁条例》进行修改,就彻底从“补人头”变成“补砖头”。所谓“补砖头”,就是不管你家房子里住了几口人,只按照你家被拆迁房子的估价来补偿相同的房子。而且,所谓的估价,都是操纵在地方政府和开放商手里,根本不可能负担你在同一地段购买相同面积的商品房。比如,北京前门有很多晚清留下的老四合院,2001年,有关部门说要拆迁,同时有关部门规定,北京前门的区位价是每平米4000块,这些旧四合院扣除折旧费,从晚清折旧到2001年,这个房子最多三四百块钱。而当时,前门不远的地方,房价已经是每平米2万块。

这样做的原因,当然是开发商和有关部门勾结,赤裸裸的掠夺公民财产,成为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和开发商的利润。这当然要引起激烈的反抗。拆迁导致的群体性事件,就是从2001年后开始大规模爆发。

很多不了解内情的人根本不知道,这次公布的《征收条例》征求意见稿,至少已经是第三稿。

2007年10月1日,《物权法》开始施行,《拆迁条例》明显是和《物权法》相违背的。于是,建设部在2007年春,提出停止执行《拆迁条例》,另外制订《征收条例》。这个《征收条例》草案的第一稿,符合《宪法》和《物权法》,规定取消商业目的的拆迁,不是公共利益不准搞拆迁,不能强制拆迁等等,基本是倾向于被拆迁户的,不利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利益的。

但是,这个《征收条例》草案的第一稿,还没拿到人大审议,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就马上大规模反扑了。2007年7月,建设部在上海开了个全国建设系统座谈会,征求对这个《征收条例》草案的意见,都是各省市拆迁办的领导参加,他们当然激烈反对。这叫屁股决定脑袋,他们的屁股本来就是坐在开发商那里的。甚至很多开发商就是地方政府本身。各地政府都有这样的公司。

于是,形成了《征收条例》草案的第二稿,无非就是《拆迁条例》换了个封面,把“拆迁”改个名字叫“征收”而已。

这个《征收条例》草案的第二稿,在2007年12月14日上报给国务院常务会议,但这时发生了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这个代表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草案,竟然被一致否决了。这是有史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由于新的《征收条例》迟迟出不来,而旧的《拆迁条例》又没被明确废止,但地方政府知道,不利于他们利益的《征收条例》终究要出来,于是赶在新的《征收条例》拼命搞拆迁,导致在2008年、2009年发生了一系列惨烈的拆迁血案。直到成都唐副珍事件,成了废除《拆迁条例》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公布的《征收条例》草案,至少应该是第三稿,广大公众的利益和地方政府、开发商的博弈仍在继续。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祸害中国20多年的拆迁制度,确定要废止了。只是,这是唐女士以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换来的,难道中国的每一次进步,都必须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吗?